《湖口望庐山瀑布泉》张九龄古诗原文翻译及鉴赏 每一联都是山瀑赏从大处着手

2019年1月18日15:16:29发表评论 1,376
  • 作品原文
  • 作品注释
  • 作品译文
  • 创作背景
  • 作品鉴赏
  • 作品点评
  • 作者简介
目录

《湖口望庐山瀑布泉》张九龄古诗原文翻译及鉴赏

作品简介《湖口望庐山瀑布泉》是湖口唐代诗人张九龄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这首诗写的望庐是庐山瀑布的远景,每一联都是山瀑赏从大处着手,不仅写其形貌,布泉更重在传其风神。张龄首联赞叹它从天而降的古诗不凡气势;颔联写瀑布在杂树和云彩掩映中的风姿,若即若离,原文豪放而潇洒;颈联两句分别从视觉写其光彩夺目,翻译从听觉写其声威远闻;尾联赞叹瀑布与天地相接的湖口宏伟境界。诗中在描摹和赞美庐山瀑布壮美景色的望庐同时,蕴含着诗人豪放的山瀑赏风度和开阔的胸襟,激情满怀,布泉壮志凌云。张龄这首诗浓墨重彩而又繁简得当,古诗毫不繁冗。原文

《湖口望庐山瀑布泉》张九龄古诗原文翻译及鉴赏

作品原文

湖口望庐山瀑布泉


[唐] 张九龄


万丈洪泉落,迢迢半紫氛。


奔流下杂树,洒落出重云。


日照虹霓似,天清风雨闻。


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


作品注释

⑴湖口:即鄱阳湖口,当时归洪州大都督府管辖。湖口遥对庐山,能见山头云雾变幻及瀑布在日光映照下闪耀的色彩。庐山,在今江西省。

⑵洪泉:指水丰势强的瀑布。

⑶迢迢(tiáo):形容瀑布之长。紫氛:紫色的水气。

⑷杂树:瀑布岩壁边杂乱的树木。

⑸重云:层云。

⑹虹霓(ní):阳光射入窜的水珠,经过折射、反射形成的自然现象。

⑺天清:天气清朗。闻:听到。

⑻灵山:指庐山。秀色:壮美景色。

⑼空:天空中的云。氤氲(yīn yūn):形容水气弥漫流动。

作品译文

韵译

万丈湍飞的瀑布从山间落下,望去像是从遥远的天空降临。

奔腾直泻冲击着一片片杂树,喷洒溅落穿透了一层层浮云。

阳光照耀下如彩虹一样绚烂,天气清和时像风雨一样可闻。

灵异的山峰多具有秀丽景色,天空瀑布相融雾霭一片氤氲。

散译

瀑布从高高的庐山上落下犹如万丈洪泉,远望长长的半山腰,紫气弥漫。飞流而下的瀑布奔腾着流过层层杂树,飘飘洒洒穿过重重云烟。红日映照,恰似彩虹当空;天朗气清,如听到风雨声。庐山到处是秀丽景色,水汽与烟云融为一体,更显出气象万千。

《湖口望庐山瀑布泉》张九龄古诗原文翻译及鉴赏

创作背景

这首诗大约作于张九龄出任洪州都督转桂州都督之时。唐玄宗开元十一年(723年),时为宰相的张说十分赏析张九龄的才华和能力,擢任张九龄为中书舍人。三年后,张说因遭人弹劾被罢相,诗人也随之被贬。旋即,又迁为冀州刺史,他以照顾年迈老母为由上疏奏请固授江南一州。唐玄宗准他“改为洪州都督,俄转桂州都督”,张九龄因获玄宗恩遇对朝廷感恩戴德,也从失去张说依靠的阴郁中走了出来,因自己的才华和德行获得皇帝的肯定而壮志满怀。怀着这样的心情,张九龄写下了这首诗。

《湖口望庐山瀑布泉》张九龄古诗原文翻译及鉴赏

作品鉴赏

第一句中“万丈洪泉落”,万丈有多高,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诗人要表达的正是心中那种不可确凿道出的对匡庐飞瀑雄奇险壮之气势的深深折服与崇爱之情。水自地下往上涌出曰之为泉,诗人以泉喻瀑,言飞瀑如洪泉而落,仿佛是将泉跟倒置了过来,任其泉水喷涌而下、源源不绝,所述情状极为形象,令人啧啧生叹。“迢迢半紫氛”一句状写的则是伴随着瀑布飞落而升腾起的缥缈水气。李白七绝《望庐山瀑布水》开篇就说高峭挺拔的香炉峰在旭日红光的映照下紫气蒸腾,烟雾缭绕,如同幻境一般,张九龄所言的“紫氛”大抵就是这种“日照香炉生紫烟”的神奇气象。迢迢,写雾霭之高;半,写紫雾似将色瀑截断。高高漂浮的水雾尚且只在瀑布半腰,那么洪泉万丈的源头,自然是深隐于一派迷蒙与虚无之中了。

“奔流下杂树,洒落出重云”。第二联着重于展现瀑布飞泻云天的动感之美。庐山峰青峦秀,嘉木成阴,喷雪鸣雷般的银瀑从几重云外奔流而下,激荡着嶙峋的山岩,穿越过层叠的古木,义无反顾地坠入深密的涧谷,这壮景所带来的强烈视觉震撼富有艺术感染力,大自然那磅礴潇洒的超凡手笔令人钦佩。庐山有景如此,无怪乎自古就赢得”匡庐奇秀甲天下”之盛誉了。

第三联意在描绘飞瀑在阳光照耀下呈现来的奇幻风采,“日照虹霓似,天清风雨闻”。转写瀑布的色彩和声响。瀑布本如素练,但在晴日阳光的照射下,却幻化出虹霓般七彩缤纷的颜色,绚丽瑰奇;天清气朗之时,本无风雨,但万丈洪泉直泻而下时发出的巨大声响,却使人有急风骤雨杂沓的听觉感受。诗人绘声绘色,以自己独到的感受营造出那亦真亦幻、瑰丽迷人的美妙画面。在湖口远望庐山瀑布,是否真能听到它所发出的巨大声响,并不重要,关键是诗人从万丈洪泉直泻而下的气势中,仿佛听到了风狂雨骤般的杂沓声响。句末的“闻”字与上句的“似”字对举互文,本身就包含了“似闻”的意蕴。这是一种似真似幻的听觉感受,其传神处正在亦真亦幻之间。若认定“闻”字是几十里外清晰听到瀑布的巨响,反而拘泥而失语妙。

“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最后一联以山水总括之笔收束全篇。诗人喜爱庐山之毓秀钟灵,故以“灵山”称谓之。“空水”一句由南朝谢灵运《登江中孤屿》一诗化用而来。谢诗云:”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意指空气和水色都清澄新鲜,诗人此处易“澄鲜”一词为“氤氲”,重在凸显庐山水瀑雾气缭绕、与晴空漫成一片的融融气象。“天地氤氲,万物化醇”(《易经·系辞》),庐山水正是乾坤交合而孕育出来的人间胜境。

总起来看,诗中所写瀑布水,来自高远,穿过阻碍,摆脱迷雾,得到光照,更闻其声,积天地化成之功,不愧为秀中之杰。形象的比喻诗人遭遇和情怀,所以他在摄取瀑布水什么景象,采用什么手法,选择什么语言,表现什么特点,实则都依照自己的遭遇和情怀来取舍的。这也是此诗具有独特的艺术成就的主要原因。既然瀑布景象就是诗人自我化身,则比喻与被比者一体,其比兴寄托也就易于不露斧凿痕迹。

相对于李白的七绝《望庐山瀑布水》而言,张九龄的这首五律有着四十字的篇幅,其铺展才思的空间更大。诗人善于运用繁笔,其言瀑布之雄险,以巍峨“灵山”为背景。先直抒“万丈”“迢迢”之豪叹,后辅以“杂树”“重云”为衬托;其言瀑布之绚丽,先描绘“洪泉”“紫氛”的真实所见,后生发出“虹霓”隐隐约约的奇妙幻觉;不仅如此,诗人还以“天清风雨闻”壮其声威,以”空水共氤氲”显其浑然。浓墨重彩而又繁简得当,毫不繁冗,正是诗人技法娴熟的体现。

作为一首山水诗,这首诗的艺术是独特而成功的。这首诗表面上只是在描写、赞美瀑布景象,有一种欣赏风景、吟咏山水的名士气度。但其中蕴激情,怀壮志,显出诗人胸襟开阔,风度豪放,豪情满怀,其艺术效果是奇妙有味的。“诗言志”,山水即人,这首山水诗是一个成功的例证。

《湖口望庐山瀑布泉》张九龄古诗原文翻译及鉴赏

作品点评

明·凌宏宪《唐诗广选》:直欲逼真(“奔飞”句)。

明·钟惺《唐诗归》:“似”字幻甚、真甚(“日照”句)。惟望瀑布,故“闻”字用得妙。若观瀑,则境近矣。又何必说“闻”字。瀑布诗此是绝唱矣。进此一想,则有可知不可言之妙。(“天清”句)。

明·唐汝询《唐诗解》:泉自天半而落,飞洒乎杂树重云之间,状若虹霓,声若风雨。真奇观也。岂非山灵之秀,空水混合之处乎!

明·周珽《唐诗选脉会通评林》:摹揣最肖物。结“空水”二字更奇,令人另豁眼缝。

清·王夫之《唐诗评选》:曲江白占诗好手,近体大有食梅衣葛之苦。唯此较郑重。他不足纪也。“空水”句不以色取瀑布,自然瀑布。

清·王尧衙《古唐诗合解》:前解描写瀑布之落,后解则状其神秀也。“万丈洪泉落,迢迢半紫氛。”起句写瀑布之远,切“望”字。万丈之泉,如在天半,故迢迢而望之。半皆紫氛。紫氛,天气也。······“奔流下杂树,洒落出重云。”承上洪

泉之落,飞洒乎云树之间,而见其从高而落也。“日照虹霓似,天清风雨闻。”此写瀑布之状,日照之,则虹霓相似。天清本无风雨,而如闻风雨之声也。“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此以山灵故水秀为合,言瀑布之奇如此。只以山灵之秀,

得此空水澄鲜,共含元气之混濛而已。

清·沈德潜《重订唐诗别裁集》:任华爱太白瀑布诗,系“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二语,此诗正足相敌。

清·屈复《唐诗成法》:太白“秋风吹不断,江月照还明”,自是仙笔,全无痕迹。曲江“天清”句雄浑,又“共氤氲”三字传神。若“一条界破青山色”,虽未能免俗,东坡云“不为徐凝冼恶诗”不亦过乎?

清·卢麰《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通首生动有气势,结松率,然不忍刊。“洪”作“红”,可与“紫”字相映。然庐山瀑布作“洪”乃当从“万丈”生,“迢迢”字从“洪”字生,“紫”字取假对亦得。“似”“闻”二字俱峭,“奔飞”“洒落”亦乃排纵。

清·胡本渊《唐诗近体》:清思健笔,足与太白相敌。

近代·俞陛云《诗境浅说》:“旧照虹霓似,天清风雨闻。”诗咏庐山瀑布。以健笔写奇景,有声有色,如在云屏九叠之前,与太白之“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同极工妙。张在日中观瀑,故言日光与水气相射发,五色宣明,如长虹之悬空际。

李诗在月下观之,故言皓月与银练之光,浑成一白,荡入空明。二诗皆用“风”字,张诗状瀑声之壮,虽当晴霁,若风雨破空而来。李诗状瀑势之劲,虽浩浩长风,仍凌虚直泻。诵此二诗,知“一条界破青山色”一七字,未足尽瀑布之奇也。

《湖口望庐山瀑布泉》张九龄古诗原文翻译及鉴赏

作者简介

张九龄(678—740),唐朝大臣。字子寿,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人。景龙(唐中宗年号,707—710)初年进士。唐玄宗时历官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中书令,是唐朝有名的贤相。公元736年(开元二十四年)为李林甫所谮,罢相。其《感遇诗》以格调刚健著称。有《曲江集》。